<thead id="fh55l"><var id="fh55l"><output id="fh55l"></output></var></thead>
<sub id="fh55l"><var id="fh55l"></var></sub>

      <address id="fh55l"><dfn id="fh55l"></dfn></address>

      <address id="fh55l"></address>

        <sub id="fh55l"><dfn id="fh55l"></dfn></sub><sub id="fh55l"></sub>

          <address id="fh55l"><dfn id="fh55l"><ins id="fh55l"></ins></dfn></address>
            <sub id="fh55l"></sub>

              <address id="fh55l"><listing id="fh55l"></listing></address>
              <thead id="fh55l"><var id="fh55l"><ins id="fh55l"></ins></var></thead>

              <address id="fh55l"></address>
              <sub id="fh55l"><dfn id="fh55l"><ins id="fh55l"></ins></dfn></sub>

              <address id="fh55l"><dfn id="fh55l"><ins id="fh55l"></ins></dfn></address>

                <address id="fh55l"><dfn id="fh55l"></dfn></address>

                    <sub id="fh55l"><var id="fh55l"><ins id="fh55l"></ins></var></sub>

                    <sub id="fh55l"><dfn id="fh55l"><mark id="fh55l"></mark></dfn></sub>

                    我國大力開辟空中大通道 應對民航迅猛增長

                    日期:2019-05-23 11:47 閱讀:
                    面對迅速增長的市場,中國空管正大力開辟空中大通道,為民用航空市場“開路”。
                      作為世界第二民航大國,最近10年,中國空域需求增長年均10%以上,空域“瓶頸”難以回避。“2013年,我國民航飛行架次約為美國的1/2。兩國總空域面積相當,我國民航可常態使用空域面積約為美國的1/3,一線管制員約為美國的1/2。估算我國民航可用空域負荷,約為美國的1.5倍。”中國民航局空管局局長車進軍說。
                      “中國民航仍處需求釋放期,2014年,中國旅客運輸3.9億人次,人均乘機不到0.3次,歐美一些國家在2次以上,可見我國空域管理壓力之大。當然,航空制造商比較高興。”他說。
                      空域資源限制,容易帶來更多航班延誤。歐美主要國家航班正常性基本在80%以上。最近10年,中國航班正常性持續震蕩下行,2005年在80%以上,2013年72.85%,2014年只有68.37%。“原因很多,航空公司原因占第一位。空域容量原因,2005年約占20%,近兩年增至30%左右。歐美空域原因對航班的影響遠低于我國。”車進軍說。
                      “航班延誤并非全是空管原因,但空管能力嚴重不足確實是主要因素之一。”美國聯邦航空局北京辦公室的牟軍說,空管系統相當于整個航空系統的中樞神經。空管系統發展直接影響航空系統發展。“如果空管不強大,那么飛機越多、機場越多,天空就越擁堵,航空安全就越難以保障,航班正常性就越差。”
                      廣東省機場管理集團公司原總裁劉子靜表示,廣州白云機場第三跑道2月5日投入使用。但由于珠三角地區空域資源局限性,機場增加了一條跑道,但只增加10多架次航班,沒有發揮預期的增容作用。
                      車進軍表示,在現行空域條件下,將主要通過利用好現有空域資源,新辟航路航線增加容量,特別是以單向循環大通道方式進行改造。目前中國主要航路航線運行基本實行東單西雙的雙向運行。以單向運行方式對主要干線航路進行改造,就是對部分利用率較低的空域資源進行優化整合,對繁忙航路航線分流,形成往返航班單向運行。歐洲許多主要繁忙航路都是單向運行,美國也有不少案例,效果都很好。
                      據介紹,2013年底,中國在華北至西南地區的主要高空航路(京昆航路)進行試點,表明這種方法在促進運行安全、提升運行正常性和降低運行成本方面較有效。2015年4月初,中國在華南至西南、西北方向的主要航路上(廣州-蘭州)實施,效果很明顯。
                      “我們擬近期全國推廣,初步擬定10條類似單向循環大通道,包括京廣、京滬、滬廣等主要航路,打算利用三五年左右,基本完成對全國民航主要干線航路航線的規劃調整,爭取形成‘整體大循環、局部微循環’的高空航路航線單向循環運行網絡格局。”車進軍說。
                      今春,中國民航空管領域最引人矚目的嘗試,就是“以海上補陸空”,新開通東南沿海海上M503航線。中國東部地區飛行流量大,空域資源緊張。但東海、臺海、南海等空域資源利用潛力巨大。3、4月間,中國啟用東南沿海海上M503航線,緩解了東南沿海特別是長三角、珠三角兩大最繁忙機場群之間過于繁忙、航班延誤等問題,也為東北亞至東南亞地區航班運行提供了重要通道,得到國際民航組織、國際航協及相關航空公司支持。
                      中國遼闊的空域使用程度并不平衡。東北、西北甚至中東部地區部分航路航線流量分布不均,空域資源利用率不高。“對一些類似的繁忙航路航線,我們一方面協調軍方爭取爭取新辟一些航線,包括臨時航線,對現有空域結構進行優化;另一方面,將不斷對交通流進行優化調整,使其分布更加均衡,充分利用相對空閑空域。”車進軍說。
                      由于空域資源的特殊性質,結合國防、空防、安保等基本國情,中國空管系統企業化運營并不可取。“我國應構建統一的國家空管系統,由國家空管整合軍民航的空管資源,統一空域管理,統一空中交通管制,統一流量管理,避免各自為政、條塊分割、重復投資、重復建設,以充分利用可用的空域資源、提高空域的利用率及系統運行效率的目的。”牟軍說。
                      業內人士認為,在現行空域管理體制下,軍航、民航更好合作,是中國民航發展的必由之路。4月3日,中國空軍和中國民航局在京召開軍民合用機場軍民融合深度發展工作會議,明確表示將建立多層次工作協調機制。
                    為我國空中交通“拓路”:就空中大通道等問題專訪中國民航局空管局負責人
                      需求量年均增長逾10%,10年后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民航市場。我國空中交通面臨巨大壓力。作為空中交通“拓路者”,就如何滿足市場需求,減少航班延誤等問題,中國民航局空管局局長車進軍接受了新華社記者專訪。
                      正視我們天空“瓶頸”
                      記者:平常看不見的空中交通壓力到底多大?
                      車進軍:2005年起,我國成為世界第二民航大國。10年來,空域需求增長年均10%以上,最近七八年翻了一番。空客公司預測10年后我國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民航市場。
                      然而要看到,以2013年為例,我國民航飛行架次約為美國1/2。兩國總空域面積相當,我國民航可常態使用空域面積約為美國的1/3,一線管制員約為美國的1/2。估算我國民航可用空域負荷,約為美國的1.5倍。
                      目前我國仍處需求增長釋放期。2014年,我國旅客運輸3.9億人次,人均乘機不到0.3次,歐美一些國家為2次以上,可見我國需求潛力之大,空域管理壓力之大。
                      記者:這對航班正常性影響有多大?
                      車進軍:歐美主要國家航班正常性,基本在80%以上。最近10年,我國航班正常性持續震蕩下行,2005年還在80%以上,2013年只有72.85%,2014年只有68.37%,創歷史新低。這里原因很多,空域容量原因2005年約為20%,近兩年增至30%左右,呈現持續增加態勢。據了解,歐美國家,空域容量原因對航班的影響遠低于我國。
                      打開單向循環空中大通道
                      記者:應對現狀,目前我國最現實的處理方法是什么?
                      車進軍:在現行空域條件下,我們將主要通過利用現有空域資源新辟航路航線,增加容量。特別是以單向循環大通道方式進行改造。
                      目前我國主要航路航線運行基本實行東單西雙的雙向運行,安全運行風險較大。以單向運行方式對主要干線航路進行改造,就是對部分利用率較低的空域資源進行優化整合,對繁忙航路航線分流,形成往返航班單向運行。歐洲許多主要繁忙航路都是單向運行,美國也有不少案例,效果都很好。
                      2013年底,我國在華北至西南地區的主要高空航路(京昆航路)進行試點表明,這種方法在促進運行安全、提升運行正常性和降低運行成本方面較有效。今年4月,又在華南至西南、西北方向的主要航路上(廣州-蘭州)實施,效果很明顯。
                      記者:成功的經驗可以在全國推廣嗎?
                      車進軍:我們擬近期向全國推廣,初步擬定10條類似單向循環大通道,包括京廣、京滬、滬廣等主要航路,打算利用三五年時間,基本完成對全國民航主要干線航路航線的規劃調整,爭取形成“整體大循環、局部微循環”高空航路航線單向循環運行網絡格局。
                      隨著相關工作的逐步推進,整個航路航線網絡在安全風險、網絡結構、運行效率等方面都會有一個大的改善。
                      利用寶貴資源“以海上補陸空”
                      記者:我國海上空閑空域資源利用情況如何?
                      車進軍:我國東部地區飛行流量大,空域資源緊張。但還有一些地區流量相對不大,空域資源利用還有很大提升空間,如東海、南海等,要重點提升這些寶貴的空域資源利用潛力。
                      近期我們啟用東南沿海海上M503航線,緩解了東南沿海特別是長三角、珠三角兩大最繁忙機場群之間主要航路過于繁忙、航班延誤問題,同時也為東北亞-東南亞地區航班運行提供了重要通道。
                      記者:M503能否發揮1+1〉2的作用?
                      車進軍:不止大于2。我們計劃利用M503的連接作用,將黃海、東南沿海及南海地區等相關海上航路航線進行重新優化整合,打通我國東北、東北亞、我國東南沿海、珠三角和東南亞地區主要交通流運行的海上大通道,使之成為亞太地區航路網的關鍵組成部分,緩解相關地區的空域擁堵和航班延誤問題。
                      東北、西北與京廣互補
                      記者:大陸上空空域利用效率不平衡,你怎么看?
                      車進軍:東北、西北甚至中東部地區部分航路航線流量分布不均衡,空域資源利用率不高。如北京廣州間的A461航路,年初通過使用H10航線進行分流,將部分A461運行的航班調整至相對空閑的H10,還將進一步優化。京昆航路華北段流量過大,負荷過高,擬在其西北部新辟并調整一些航路航線進行分流。
                      對其他一些類似繁忙航路航線,我們也一方面協調軍方爭取新辟一些航線,包括臨時航線,對現有空域結構進行優化;另一方面,我們也將不斷對交通流進行優化調整,使其分布更加均衡,充分利用好現有的相對空閑的空域資源。
                      記者:作為中央明確的戰略,你怎么看待軍民航融合發展?
                      車進軍:軍民航運行特點不同,但空域需求都在發展,共贏發展是大方向。我們近期在加強同軍航空域用戶的合作,一方面爭取新的空域資源,特別是對軍航用戶運行影響較小的空域資源;另一方面也根據民航運行需求,將對民航運行影響較小的部分航路航線交還給軍航,使其能更好地對空域使用活動進行組織。通過這種互幫互助,雙方需求得到了最大滿足。前期的蘭州地區、貴陽地區空域優化都是雙方共贏發展的成功案例。

                    展開更多
                    在線預約名額
                    姓名:
                    性別:
                    電話:
                    QQ:
                    籍貫:
                    專業:
                    學歷:
                    周一至周五 09:00-11:30 14:00-17:30
                    在線報名
                    如果您有商務合作的需求請聯系我們
                    收縮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